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看着校长消失的身影,我的心里一直兴奋的猛跳,所以当我走回学校宿舍休息后,就在就寝前忍不住从书包里拿出了校长的内裤,又闻着校长的「香味

再自我发洩一次,不过好像有些是我的精液,只是当时性慾所至,我可是啥也不管啦!现在想想,幸好我的房间虽然是个二人房,不过另外一位同学并没有住进来(因为私立学校校规极严,他老兄退学去了),所以本人「残害子孙」的手上运动并没有曝光,否则就吃不完兜着走啦!虽然我在就寝之前已解决一次,但是精力旺盛的我还是一整晚都处于亢奋状态,根本不能在学校宿舍的床上安稳的睡觉。

结果,好不容易在半睡半醒之间,早上来临了,我六点半就冲到校长室去打开了门,开始打扫工作。

我打扫了十五分钟之后,校长室的大门「咖嚓」

一声的打开了,原来是校长来了。

只见校长灿烂的笑着对我说:「哎呀,你这幺早就来啦!我以为你七点才会到呢!」

校长走到我的身边,放下了公事包就抱住我,我也回应校长的热情,用力的抱住她充满成熟女人香的肉体。

就在我们拥抱的同时,我注意到校长今天穿着一身乳白色的套装,脖子套上了一条浅蓝色的丝质领巾以及黑色的亮皮高跟鞋,端庄知性的脸庞只上了一层淡妆,再加上校长把她的长髲往后梳成了一个髮髻,让我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性冲动,所以在我感觉校长温热的肉体和嗅到她的体香时,我的左手一把就往下抚摸校长乳白色窄裙下所包裹着的又挺、又翘、又圆润的大屁股,右手就开始抚摸校长又大、又圆、又丰满的大奶奶。

我一边搓揉抚摸校长美丽的肉体,一边看着校长端庄知性的脸庞逐渐红润,平时感觉到刚强、坚毅眼神的眼睛也慢慢的闭閤起来,同时涂着淡红色口红的嘴唇也开始微微张开,流洩出校长性感的呻吟声:「啊……啊……啊……啊……同学……你……你……你怎幺这幺摸校长呢?温柔……温柔一点……啊……啊……啊……你又不听校长的话了……不行不行,你的手怎幺伸到校长的裙子里呢……呀……不要……不行啦……你……你别用手指抠校长的小淫洞……啊……你这个小色魔……小色魔……啊……啊……啊……不行……不行……了……校长……校……长……我……我……我忍不住啦……唔……唔……唔……啊……」

结果,就在校长忘情的浪叫之后,我感觉左手沾满了温热的液体,原来校长的淫屄在我的爱抚下,竟然像失禁一样洩出了粘糊糊的淫水。

看到堂堂一位校长只不过被我这个中学生摸摸大屁股,抠枢小淫屄之后,竟然就这样达到高潮。

这时,我感觉到非常的愉快,而且校长似乎在高潮之后失去了站立的力量一般,双手紧搂着我以防止她自己倒在地上。

我不禁笑着对校长说:「校长,这样抠妳的小淫屄妳就舒服了吗?我可是都没有舒服到喔!校长,妳可是个大人呢,这样佔小孩子便宜,太不公平了嘛!」

我一边说着,手还是没停工,继续一手大奶奶、一手大屁股的玩弄校长美丽的肉体,而且顺便将左手沾上的淫水抹在包裹着校长又翘又挺的大屁股上的透明裤袜,然后再继续隔着透明裤袜揉捏校长的大屁股,等着校长给我的热情回报。

只听到校长在我的耳边轻轻的对我说:「那你想要怎幺佔校长的便宜才算公平呢?嗯?小色魔同学……」

听着校长充满妖媚与诱惑的声音,我又更加的兴奋了,没想到校长竟然开始用舌头轻轻的舔着我的耳朵和脖子,就像只温驯的小猫一般。

所以当校长轻轻的舔着我的耳朵和脖子时,我竭力忍耐这种愉快的酸痒快感,我的双手同时伸向校长的大屁股,隔着窄裙用力地搓、揉、按、捏、掐着校长美丽的屁股肉。

这时,校长一边忍住屁股被我蹂躏的痛楚,另一边更加卖力的挑逗我,竟然让我慾火上升到口乾舌燥,我忍不住擡起左手将校长的头硬是拉向我的脸旁,我看着校长春情蕩漾的大眼睛和湿潣饱满的红唇,我立刻粗暴地把嘴唇靠过去和校长拥吻起来。

我的左手开始紧按着校长的头让我俩的嘴唇更加密合,我再用舌头伸进校长温暖的口腔中,找到校长又滑又嫩的舌头后,两条舌头开始灵动地互相纠缠。

我开始吸吮着校长的舌头,校长也闭上了眼睛配合着我的需要运动她的舌头,让我尽情地享受着成熟女人的接吻技巧,此时我也开始吸吮着校长口腔中的口水,我感觉甘甘甜甜的,让我口乾舌燥的感觉降低了不少。

大概过了近十分钟,我和校长的嘴唇渐渐分开,可是我们俩人的舌头仍然不愿分开,最后还依依不捨地互相碰触舌尖,形成一条银色的丝线连辍着俩人的舌头,让我回味无穷。

正当我还沈醉于刚才示校长的接吻时光,我听到校长吐了一口气,笑着对我说:「小色魔,你刚才这幺猴急,害校长现在舌头都有点痛了呢!真是讨厌……下次温柔一点喔……」

「拜託,校长大人,都是妳刚才舔的技术太棒,害得我慾火上升,嘴巴都乾了,我才借妳的口水解渴啊!所以错不在我,是校长妳的错啊!校长,妳说是不是这样!」

听我这样说,校长也只是笑着、温柔地看着我,然后对我说:「那真对不起喔,害你口渴了……我想……我现在可以準备饮料给你解渴……不过呢……你得要自己用点时间和力量喔……你要吗?」

我发觉校长在说话时,眼神中掺杂了性感和些微顽皮的神采,我心中不禁一荡,也不管是什幺饮料,只是连忙点头答应。


只见校长走向办公桌,双手向后撑住桌沿,再面对着我说:「来,把校长的裙子往上拉,快啊……」


校长那种成熟女人性感又妖媚的微笑再配合了又甜美又娇腻的语调让我立刻冲上前去,粗暴地将校长乳白色的套装窄裙往上拉至腰部,校长发出一声尖叫,似乎是对我的粗暴动作有些意外。

可是在不久之后,校长开始微开嘴唇而且性感的呻吟着,因为我一拉起校长的窄裙,就立刻看见校长的白嫩下体虽然包裹着透明裤袜以及蓝色的内裤,但是由于刚才的高潮,淫水早己将校长的下体搞得湿淋淋地,而且更渗透过了蓝色的内裤以及透明裤袜,在大腿根部形成一滩水渍。


我立即蹲下,抓住校长两条滑嫩的大腿,隔着蓝色的内裤以及透明裤袜开始奋力的吸吮和舔舐校长充沛的淫水,只舔了几下,校长就开始呻吟了。


「啊……啊……噢……噢……好……舒服……好舒服……唷……对……对啦……继续……继续……再继续啦……啊……好棒……再来……再……来……再激烈一些……啊……啊……怎幺会……怎幺会隔着……隔着东西……还……还这幺舒服啊……啊……噢……噢……噢……」


就像校长所说,我也觉得隔着蓝色的内裤以及透明裤袜舔校长的小淫屄也挺有意思的,当我的舌头和校长湿粘粘的贴身衣物的摩擦时,那种细緻中带着粗糙的感觉真是舒服。

校长似乎也有那种感觉,所以她向后扭动着她结实浑圆的屁股坐在桌沿,接着完全张开了大腿,完全露出了定裹着蓝色的内裤以及透明裤袜的小淫屄。


我嗅着校长这位35岁的成熟女性小淫屄的气味,更是「性緻勃勃」的玩弄、舔舐和吸吮小淫屄及她的汁液。



这时两人呼吸声、校长的呻吟声以及吸吮的淫秽声音在清晨的校长室中迴蕩着,若不是我听着校长娇腻地呻吟声和温香软玉的肉体正在我的眼前被我玩弄,我大概也不能相信这位成熟冶豔、高贵知性的女校长竟会这样淫声浪叫。

不过大概校长也完全不能想像自己一个35岁的成年女人,竟然被一个中学生如此的玩弄,而且中学生还是自己学校的中二生……我想到这里心中更是得意。



忽然校长的双手抱住我的头部往她的大腿根挤去,我的嘴唇完全地贴着校长的小淫屄肉,就好像接吻一般我开始轻轻地吻着。


只是小小的一吻可是校长开始忍不住了,她不由自主的说:「啊……啊……天呀……我的天呀……好……好舒服……好舒服……不行了……校长……我……不行啦……好痒……忍不住了啊……你饶了……校长……啊啊……啊……啊……噢……噢……住手……停住……啊……痒得受不了啊……」


「校长,妳又要洩了吗?」我看到校长这幺兴奋,以为她又要高潮了。



没想到校长喘了口气,绯红着脸,羞答答地说道:「不是,校长还不会高潮……那只是校长……嘻嘻……」


校长突然住口不说话,只是轻轻地笑着,摸着我的头髮。

我觉得校长没说完的话让我很好奇,我看着校长说:「只是什幺?校长?妳说啊……」


「不行,太丢脸了,校长……校长……说不出来……」

「丢脸,说些话怎幺会丢脸呢?再说校长妳现在这幺性感的样子,妳都不丢脸了,说些话怎幺会丢脸呢?说啦……说啦……」


「嘻嘻……不行,我不说……」

校长笑着拒绝我的要求,让我有点生气了。

「校长,妳再不说我要生气了。」

「生气?校长不把话说完你要生气?好啊……我看你怎幺生气,怎幺让我从实招供。」


我一听完,就一言不发硬是再张开校长的大腿,开始用舌头玩弄校长的小淫屄,果然没多久校长就送了降书。


「啊……啊……你又来了……不行……好痒……好啦……好啦……我说……我说……你……住手……停一会儿……我说……啊……啊……」


「不行,我一停妳就不老实……校长就这样说吧!不然,我可不会放过妳的小淫屄喔!知道吗?校长……快说吧,我等着听呢!」


「呜……呜……呜……啊……啊……是……是的……我说……我说……我不要你再这样逗我了……我要你像昨天一样……用你的大肉棒……啊……啊……那
根又大又硬的肉棒……狠狠的插校长的小淫屄……把你又热……又多的年轻精液……灌满校长的……小淫屄……啊……啊……不要再弄了……校长……我……人家说的是真心话……啊……饶了校长吧……噢噢噢……不行啦……好想要……好想要洩出来……可……是……可是……啊……啊啊……不……能……不能……我……洩……不……出……来……快点……激烈的……蹂躝……校长……啊啊……呜……呜……呜……求求你啦……」



校长说出了真心话,全身开始激烈的颤抖,而且淫水从校长的小淫屄一洩而出,把裤袜和内裤都浸得湿透了,也把我的脸弄得湿粘粘的。


我微笑着站起来,看到校长媚眼如丝、张开性感的小嘴,伸出一小截舌尖,满脸慾情的看着我,我当然不能辜负校长,所以二人又来了一次法式深吻,互相吸吮彼此的舌头,传递彼此的唾液,我感觉校长的吻比刚才更加的激情……就在人分开嘴唇之时,校长轻轻地在我耳边说:「干我。」


「咦!什幺?」

我有点惊讶校长话。

「我刚才就告诉你……人家想要你的肉棒……插校长的小淫屄……求求你……」


校长说完话后,开始轻轻地用舌头舔舐我的耳朵,然后再舔舐粘在我脸上的校长淫水……这种感觉真的让我忍不住了。


于是,我把校长拉到办公桌后,让她坐在办公椅上,接着命令校长说:「来,把两腿擡高、张开,对,就搁在椅子的扶手上,啊……校长,妳现在这个姿势可真性感哩!好,现在把两手擡高……再放到扶手那里……嗯……抓住妳的脚……对……就这样……」


我解下校长的领巾绑在她的右手右脚之上,再解下校长的腰带绑在她的左手左脚之上,各位可以想像一个身为校长而且充满端庄、知性气质的35岁成熟妇女,丰满光滑的上身正包裹着乳白色的高级套装和丝质的白衬衫,可是下半身的乳白色窄裙却被撩至腰际,细緻白皙的大腿正和双手一起绑在自己日常办公的座椅扶手上,形成了一个大M型的姿态,而露出裹着湿湿的裤袜和蓝色内裤的大屁股和散发着热气、湿气且被裤袜和蓝色内裤压迫而向上贲起的二片小淫肉瓣,再配合校长端庄美丽的脸庞所露出的羞耻模样。




各位,校长真是太美了……此刻我发现,校长被我一直端详着她的样子似乎在丢脸之外还掺着兴奋,我开始用手指轻抚、抠弄校长的二片肉辫,因为我想再让校长求我干她。



果然,校长忍不住地求饶了。

「噢……噢……啊……天啊……不要……不要这样……校长不要这样……不要抠我……干我……干我……干校长的小肉屄……小肉洞……把你的肉棒……插进去……求你……校长……求你……好同学……亲爱的同学……不要让校长……啊……校长要你的肉棒……你……你插进来……像昨天一样……校长……校长会奖励你……对……我会叫你的导师给你操行加分……100分好不好……啊啊啊……快干我……快点……啊啊……」



听到这幺诱感的话以及看到校长下体淫水直冒、屁股猛扭的情况,我知道我已经要征服这位35岁的成熟美妇了。


喔!不对,是35岁美丽知性又成熟风骚的「女校长大人」。

虽说如此,我心中仍有不满,因为校长她说的话明显地让我以为我只是校长发洩的性玩伴,我生气了,所以我要让她知道,我才是这场性游戏的主导者。


所以我持续逗弄校长的肉瓣,在我要彻底征服校长的意思下,我一边玩弄着她的敏感部位一边对校长说:「校长,妳求我还这幺大牌啊!都是大人了还不会求人吗?」

我每誽一个字,就捏校长的肉瓣一下,果然她受不了啦!「对不起……好同学……请你……请你儘量的干校长的小淫洞……就像昨天那样……拜託你……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我说得不好……求你……求你饶了我……不要再捏了……啊啊……呜呜……啊……」


「好,那我再给妳一次机会……」

校长因为下体的刺激而麻痒地流下眼泪说:「干校长的小淫洞……「不对!」


大声的吼她,幸好校长室外没人。

「我教妳啦!校长大人!听好。」

「是……的……是的……啊啊……」

「校长,我要听妳说:亲爱的主人,我是主人您的性奴隶,请您用您的肉棒儘量蹂躏、玩弄您的奴隶,不论何时,我,一定会满足您的性慾,不论何地,我一定会服侍您的肉棒,请您尽情地享用我这个奴隶的所有一切吧!……好,就这样说吧。校长……啊!不是……我应该叫妳……性奴隶校长大人……」



「呜呜……不行,太难听了,我是你的校长……不是你的……你的……性奴隶校长……啊啊啊……你……你……你又抠了……我……我……我不能叫……我是一个圣职工作者……啊……啊啊……」



「圣职工作者?校长啊!妳有见过这种在学生面前张开大腿又流满淫汁,像是失禁一般的『圣职工作者』吗?露出真面目啦!妳只是我的性奴隶、肉玩偶,妳自己看看,还不承认!」


我随手拿起放在桌上的小镜子让校长自己看看她的淫乱姿态。

果然,一会儿校长就擡头望天,抽抽咽咽且无奈地说出:「呜……呜……咽……咽……是的……我……我不是主人你的校长……我是主人的……性奴隶、肉玩偶……是的……是的……我是主人您的性奴隶……请您用您的肉棒儘量蹂躏、玩弄您的奴隶……不论何时……我……一定会满足您的性慾……不论何地……我……一定会服侍您的肉棒……请您尽情地享用我这个奴隶的所有一切吧!」




「很好,奖励妳!」

我一听完校长的「奴隶宣言」

立刻用力一扯,撕彼了裤袜,再用力撕开了校长湿粘粘的亮蓝色的丝质内裤裤裆,硬是在椅子上就像强姦一样地把又烫又硬的肉棒从丝质内裤破开的裤裆处长驱直入。


只听到校长发出「呀」的一声甜美的叫声,她的肉屄就紧紧夹住我的肉棒。



我忍不住地拼命把屁股往前挺,校长也很配合地挺高屁股让我深入内地。

我一边动作,一边看着校长的脸满溢欢容,性感无比的嘴唇也微微开启,露出洁白的门牙。


忽然我感觉校长的肉屄开始抽搐,她的肉壁一段一段的夹紧我的肉棒,真是舒服。


此时校长的喉咙也发出声音,呼吸声也越来越急促,似乎要大叫出来,我立刻用嘴堵住她的嘴,二人又开始吻了起来。


我的右手也没閑着,在解开校长套装的上衣钮扣之后,我立刻粗野地撩起她的丝质白衬衫和亮蓝色的胸罩,在校长的锁骨前,右手揉、捏、挤、掐、按地招呼校长白皙又肥大丰满的大奶奶。



就在我进一步的捏住校长粉红色的乳头,校长的肉壁更是激烈的夹住我的肉棒,比昨天还舒服、光滑、温暖,感觉棒极了。


也因此我感觉自己的精关快忍不住这种天地间最大的诱感了。

所以我脱开了二人密接的嘴唇和互相挑逗的舌头,在一条银色闪耀在阳光下的丝线见証下,我向校长温柔地说:「妳想要我的种子灌满妳的小淫屄吗?我亲爱的奴隶校长……」



校长轻吻了我一下,回答我说:「是的,校长我……不……我亲爱的好主人……请您儘量把您尊贵的种子灌满在我这个性奴隶、肉奴隶的小贱屄吧!」


世上有什幺能比听到一位具有高贵知性、原本高高在上的美妇自己开口承认说是我的性奴隶还要快乐呢?所以我更加猛捅硬干,揉捏校长的大奶奶,就在我用手指弹了一下校长早己发硬勃起的小乳头时,校长发出一声舒服至极也淫蕩至极的呻吟,然后大叫:「洩了……啊……啊……洩了啊……」



在校长又热又强的阴精冲击下,我的肉棒也吐出了大量的精液灌满了校长的小淫屄,一股、二股、三股地沖入校长的子宫。


最后,我突然拔出硬得发麻的肉棒、勉强锁住自已的精关,用右手抓起肉棒对準校长春情蕩漾的脸部,大声说:「张开嘴巴!」


于是我开始释放剩余的三股精液……各位应该知道我在作什幺吧……没错,我对校长作了「颜射」。


只见校长满脸都是我的精液,她的嘴也接到了一部份「主人的种子」,双眼微闭满面潮红地张着嘴,含着我的精液,等着我下一个指示。


我看到她这幺乖巧,心中大喜,就笑着对她说:「好,接得好,喝了它,这是主人赏妳的。」


校长柔顺地喝下它,白嫩的喉头「咕噜」一声的解决了。


「谢谢主人,我喝下了。」

只是校长似乎余味未尽,用舌头舔着自己的唇片。

「还想吃就把自己脸上的吃乾净吧!不过,校长,如果妳真想吃,就得先求我吧!」

「是的,亲爱的主人,求您把您的种子赐给您的奴隶吧!」

「好,我準了。」

我马上解开她的双手束缚,校长立刻用手抠弄我的精液吞下去,只是她并没有放下自己的双腿,还放在扶手上。


所以你可以想像一个高贵知性的美妇大开自己的双腿,呈M形,露出破裂的裤袜和亮蓝色的丝质内裤,内裤中黑茸茸地亵毛伴着二片淫美湿粘的肉瓣,可是毫不在乎地吞吃自已脸上的精液。



于是,我兴味盎然地看着校长表演直到她完全吃完了脸上的精液……最后,我问校长:「怎幺不把腿放下再吃精液呢?」


「这是我身为性奴隶、肉玩偶对主人的服从义务啊!以后……请主人多多指教。」


听到这里,还有看到校长的媚态,我知道校长这位35岁的美妇己经完全被我征服了……哈!哈!哈!校长这个性奴隶真是太可爱了!

早上--7:45分升旗前,校长穿着乳白色的高级套装在办公桌后办公。


「校长,我是二年一班的导师,有事请问您。我要进去啰!」



「请进。」

我听到校长冷静地说话。

进来的是我们班上的女导师,她也是个美人,不过我现在没空理她,因为我还在办事。


只听着导师说:「校长,等一下要升旗了,请妳準备一下。」

「好,妳先走,我随后就好。」

「嗯……对了……有一件事……」

此时,校长抖了一下,叹了一口气。

「啊!校长妳不舒服吗?」

「没有没有……啊……妳还有事吗?……嗯……喔……哈……」

校长仍然轻扭着身体,但她仍抖擞精神的问我的导师。

「是我班上的小和,他今天早上没在宿舍……」

「啊嗯……他啊!是我叫他早上来打扫校长室……嗯啊……现在……啊……他……我叫他去帮我擡东西……啊……等一下他就回来了……啊……我会叫他去升旗……啊……没事了吗?」


「是的,我没事先走了。」

听到门锁关上,我立即双手一推把校长的椅子往后推,我仍然盘坐在办公桌之下,而校长也满脸通红地看着我。


此刻的校长只有上身是整齐的套装,下半身则只有被撩至腰际的窄裙,除此之外,她的屁股光溜溜地坐在办公椅上,双腿也打开,小淫屄流出了淫水,把耻毛弄得糊成一片……是的!这就是我的杰作,我在干完校长之后又剥光了她的裤袜和内裤,要她坐在椅子而让我藏在桌子下,校长就一边办公,一边张开大腿,让藏身在桌下的我品嚐她可口的淫水。

我才刚搞得校长娇喘嘘嘘,本人的导师就大驾光临了。

结果校长就在与导师的对答时,被我硬拉开大腿,品嚐她的蜜汁,也许是一种禁忌的快感吧!校长的蜜汁真的多得不像话,她果然有成为性奴隶的特质。

我一边想着刚才的光景,一边吸吮着校长的蜜汁。

突然,校长的手抱住我的头,校长那除了包裹着套装外套之外却没穿任何东西、衣物的上身也倒向我的头部,两颗软嫩的大奶奶的触感使我立刻感觉到了,并且校长也挪前她的屁股,然后喊着:「啊啊……会洩出来……又会洩出来啦……」

我立刻停止攻击,爬出桌下,站了起来。

校长有点不知所措地望着我,我低头看到校长的淫水已经淌到地板上了,我笑着说:「真是的,校长,现在妳还不能高潮喔!等一下升旗妳习是主席呢!」

校长慢慢地光着屁股站起来,看看我又看看自己的胯下流不止的淫水,对我哀求说:「好主人,你看,奴隶校长的小淫屄不停的冒出淫汁,求你求你让奴隶校长穿上裤袜和内裤,好吗?」

校长哀哀恳求,可是我一口回绝:「不行!」

「那幺让我……啊,不是……是让奴隶校长的小淫屄洩一次吧!可以吗?」

「不行!」

我还是一口回绝。

「啊……那该怎幺办,我不能这样……」

校长开始手足无措地望着我。

于是,我下了一个命令:「现在,原地张开大腿,再张开……开……嗯……好……」

我立刻钻到校长的胯下。

校长吃惊地问:「啊……主人您……」

不等她问我,立刻向校长说:「我现在帮妳舔乾净,妳就可以不必穿裤袜和内裤了。」

「啊!谢谢主人!」

就这样我前后舔了5分钟左右,好不容易才搞定,而我也在吃完校长的「补品」

之后神采飞扬地升旗去了。

校长也主持了典礼,还上台训话,只是她上台时,礼堂前方的同学(包括我在内)都「喔……」

的一声,因为校长的乳白色套装外套下并没有穿白衬衫,所以雄伟丰满的大奶奶忽隐忽现,对他们这种小毛头来说好像太刺激了。

连我身边的同学也对我说:「校长今天特别美丽,不知遇上了什幺好事?」

「废话!我把她搞了二天,又让她用我的精液作面膜,她非美丽不可。」

不过这些话我可不敢说。

想着想着,我把手向下掏着口袋,暗地里摸了摸刚才自校长那里强剥下来的裤袜和内裤,不觉再望向校长的大腿间。

我看到校长紧夹着大腿,仔细一瞧,校长那白嫩的小半截露在乳白色窄裙外的大腿间,正有一道水痕和一颗粘呼呼的圆形水珠向小腿方向流去。

「看来淫水的粘液又流出来啦!」

我不觉笑了起来。

因为除了我,大概全校的师生都在聚精会神地听着道貌岸然的女校长在训诲做人做事的道理,都在听着我的性奴隶校长训诲做人做事的道理,而不知道她刚才那种淫蕩样,只是抠了几下就高潮了。

我实在是笑得肚子痛(憋的),因此我决定了一件事:「我可爱的性奴隶校长啊……当全校的师生都在午休时,妳就将成为我的营养午餐啦!因为这就是妳的未来啦!哈……哈……哈……」